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老k棋牌 > 战略情报 >

美情报总监将离任特朗普政府半途离职高官能排一条马路了

发布时间:2019-08-06 01:12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除非是特朗普的“现在进行时”的“死忠粉”,才有可能留在任上。但凡在公、私各种方面与特朗普有一丁点膈应,则只能离职走人,成为过气货。

  比起有着80年历史的中央情报局(CIA)来,成立才十多年的美国国家情报总监办公室(ODNI),名气可小得多了。但美国国家情报总监的级别可是要比中央情报局高一些的,其实质上是包括中央情报局在内、美国16家情报机构的顶头上司。

  换句话说,当迈克·蓬佩奥(Mike Pompeo)2017年1月出任中情局局长时,不出两个月,出任美国国家情报总监一职的丹·科茨(Dan Coats)就成了他的顶头上司,直到一年多以后蓬佩奥出任国务卿,丹·科茨才无法直接指挥他。而如今,丹·科茨辞职了。与蓬佩奥谋得更高职位不同,不出意外的话,丹·科茨将与特朗普政府说再见了。

  历数特朗普就任美国总统以来离职的美国高官,海叔发现,除非是特朗普的“现在进行时”的“死忠粉”,才有可能留在任上。但凡在公、私各种方面与特朗普有一丁点膈应,则只能离职走人,成为过气货。

  正如他当初在综艺节目《学徒》中屡屡挂在嘴边的“Youre fired”。

  丹·科茨是特朗普走马上任后立即提名的国家情报总监。能辅佐特朗普至今,殊为不易。要知道,自打2017年特朗普成为美国第45任总统以来,他就在不停地炒人。奥巴马时代留任的要炒,自己提名的一言不合也要炒,直闹到何种田地呢?去年6月13日,美国国会大厦中的共和党人士竟然纷纷收到招聘邮件,题为“你想在白宫工作吗?”。邮件中许诺,“特朗普政府各个部门的代表将到招聘会现场会见求职者”。不过,在海叔看来,任何想要在特朗普政府中枢谋职的朋友,都要做好打短工的准备。

  2017年2月13日,总统安全事务助理迈克尔·弗林(Michael Flynn)被炒,原因是涉嫌“通敌”,实则唯一的证据就是当年1月他与俄罗斯驻美国大使谢尔盖·基斯利亚克(Sergey I. Kislyak)通过电话。而最近,当弗林卸任许久之后,才传出调查结果——人家真的是很无辜的哦。

  2017年3月30日,白宫办公厅副主任凯蒂·沃尔什(Katie Walsh)被炒;5月30日,白宫通讯联络办公室主任迈克尔·达布克(Michael Dubke)被炒;7月21日,白宫新闻秘书肖恩·斯派塞(Sean Spicer)被炒;7月28日,白宫办公厅主任赖因斯·普里伯斯(Reince Priebus)被炒;7月31日,刚上任不久的白宫通讯联络办公室主任安东尼·斯卡拉穆奇(Anthony Scaramucci)又被炒。

  单以这白宫通讯联络办主任而言,自特朗普入住白宫以来,已经换了六个人了。迈克尔•达布克的前任杰森·米勒(Jason Miller),是特朗普竞选总统时,竞选团队的高级助手,上任后因婚外情暴露而离任;斯卡拉穆奇之后,军人出身的约翰·凯利(John Kelly)粉墨登场;接替凯利的是位女郎——曾为模特儿的“90后”女子霍普·希克斯(Hope Hicks);接替希克斯的比尔·夏因(Bill Shine)如今也要离职了,原因是他将出任特朗普下一个竞选周期的高级顾问。由此可以看出,特朗普为了坐稳总统之位,可以在人事任免上为所欲为,让其“死忠粉”一忽儿出任政府职位,一忽儿出任私人幕僚。这是拿国家公器把玩于股掌之间的节奏吗?

  在特朗普不停炒人、不停拿白宫岗位予取予夺的时候,他谋得总统大位的“有功之臣”们,除了蓬佩奥获得升迁以外,很多人纷纷“叛逃”而去。其中最有名的则是有着白宫“师爷”之称的斯蒂芬·班农(Steve Bannon)。曾为特朗普首席战略师的班农,在加入特朗普竞选团队前,是右翼网络媒体布赖特巴特新闻网执行主席。这一点,自然为特朗普竞选所用。毕竟,在特朗普与希拉里·克林顿竞选对决之际,美国白人中的极端保守阵营,成了特朗普大力争取的对象。

  然而,自打特朗普入住白宫以后,班农与特朗普之间的关系出现了裂痕。有媒体认为,之所以造成这样的情况,是因为班农“功高盖主”。在海叔看来,这不是主要原因。实际上,商人出身的特朗普之所以表面上要开掉班农,是因为一个在位总统,要尽可能让左中右翼平衡,以白人极端分子为主要阵营的班农,在竞选冲杀时是一把好手,可在执政时,负面效果太大。

  在国际问题上——譬如朝鲜核问题、对俄、对华、对欧的种种政策等,特朗普与班农都有分歧。特别是朝鲜问题。在美国三艘航母来到东亚围堵朝鲜的时候,班农曾经嘲笑美军,称美军并没有能力干掉朝鲜。而实际上,事后的事实已经证明,特朗普挥着“大棒”,却并没有与朝鲜打仗的意思。其反倒是与金正恩见了三次面、握了三次手。海叔感觉,随着新的竞选季即将到来,类似班农这样的人物,反倒是会又一次回到特朗普身边。

  丹•科茨和蓬佩奥都是情报系统高官。海叔不得不提醒一句——特朗普公开的态度是极度看不起情报官的。最近的例子是今年1月,美国参议院情报委员会听取了美国情报界的高层领导人对全球威胁形势的评估。特朗普则对这些评估嗤之以鼻。

  当时,中央情报局局长吉娜·哈斯佩尔(Gina Haspel)称,尽管美国撤出多国协议,伊朗仍然遵守2015年核协议的条款。特朗普在推特里直接开喷:“美国情报人员对于伊朗的危险十分被动和幼稚。他们都错了。在我当上总统时,伊朗正在中东捣乱。而我退出了糟糕的伊核协议后,他们就老实多了。”之后,特朗普还说,这帮美国情报系统的官僚:“都可以回学校重新学习去了!”

  海叔觉得,特朗普这么说,有两大原因。一方面,美情报系统拿出的材料、所谓的证据,无法支撑固执的特朗普的决策,让特朗普大为恼怒;另一方面,美情报系统可能在某些方面确实无能,甚至国家情报总监办公室下属的16个局组成的国家核心情报系统找到的情报,还不如特朗普私人团队得到的多。

  斯坦福大学的情报学者艾米·泽加特认为,情报部门的工作不是拿出总统喜欢看的东西,而是对基本事实的最佳评估,这就是总统需要了解的内容。然而,特朗普肯定不这么看。总之,丹•科茨的走人,再次证明,在特朗普政府,顺其者昌,逆其者亡——有多远,就给他流放到多远。

  海叔觉得,科茨之走,在特朗普政府里,还是比较特殊的,有点类似之前被炒的蒂勒森(Rex Tillerson )。蒂勒森,是蓬佩奥的前任。在特朗普上台后,蒂勒森被提名为国务卿,科茨则任国家情报总监,都是特朗普政府的第一批高官。之后,美国代理总检察长萨莉·亚茨、联邦调查局局长詹姆斯·科米、首席经济顾问加里·科恩等一干人等被炒。可蒂勒森和科茨都在任上高枕无忧。直到在一系列重大国际问题的处理上和特朗普意见不合,蒂勒森终于和特朗普一拍两散。而特朗普和科茨的矛盾显现后,其实今年1月开始,他的离职也就只是时间问题了。

  如今,面对排了一条马路的特朗普政府前高官,如果特朗普还有下一任期,他该选谁上位呢?难道只有妻儿、女婿啥的好选了吗?

http://theenigmaco.com/zhanlueqingbao/446.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