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老k棋牌 > 战略情报 >

面向战略情报研究的协同情报服务体系构建——基于科技前沿跟踪与

发布时间:2019-08-06 01:14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面向战略情报研究的协同情报服务体系构建——基于科技前沿跟踪与预测实践分析.doc

  1.本站不保证该用户上传的文档完整性,不预览、不比对内容而直接下载产生的反悔问题本站不予受理。

  面向战略情报研究的协同情报服务体系构建——基于科技前沿跟踪与预测实践分析 李荣 李辉 吴雨蓉 张婧 北京市科学技术情报研究所 X 关注成功! 加关注后您将方便地在 我的关注中得到本文献的被引频次变化的通知!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开心网 豆瓣网 网易微博 摘????要: [目的/意义]技术创新范式的演变使得分布式协同逐渐成为战略情报研究的主导工作模式。协同情报研究网络的形成需要从内部给予多维度的情报服务支撑。[方法/过程]文章基于科技前沿跟踪与预测研究实践, 认为科技情报机构在协同情报服务体系中应该发挥综合集成与情报协同两大作用。[结果/结论]从工作协同、知识协同、情报能力协同及外部资源协同4个层面, 提出面向协同式战略情报研究的协同情报服务体系框架。 关键词: 战略情报; 协同情报服务; 体系架构; 作者简介:李荣, 男, 1977年生, 硕士, 副研究员。 作者简介:李辉, 女, 1975年生, 硕士, 副研究员。 作者简介:吴雨蓉, 女, 1998年生, 助理研究员。 作者简介:张婧, 女, 1985年生, 硕士, 助理研究员。 基金:北京市科技计划项目“2016年重点科技领域发展前沿跟踪和预测综合情报支撑研究”的成果, 项目编号:Z000 Collaborative Intelligence Service System Construction for Strategic Intelligence Research: Based on the Practice of Tracking and Forecasting Frontier Science and Technology Abstract: [Purpose/significance] The evolution of technological innovation paradigm makes distributed collaboration gradually become the dominant mode of strategic intelligence research. The formation of collaborative research network needs to be supported by internal intelligence service from different dimensions. [Method/process] Based on the practice of tracking and forecasting frontier science and technology, this paper considers that scientific and technological intelligence agencies should play two roles: meta synthesis and intelligence collaboration. [Result/conclusion] The paper proposes collaborative intelligence service system framework for strategic intelligence research from the aspects of work collaboration, knowledge collaboration, intelligence capabilities collaboration, and external resources collaboration. Keyword: strategic intelligence; collaborative intelligence service; system architecture; 如何科学、准确、及时地识别、追踪和把握科技发展的前沿问题及其走势, 并对其进行预判与预测, 是战略情报研究的核心使命。理论角度, 战略决策情报分析研究的外缘性、系统性、科学性及内容的广泛性, 决定了它具有综合、决策、预测和反馈四项基本功能[1]。实践角度, 科学技术演进速度加快及外部信息环境的日趋复杂, 使得决策者对情报支撑的要求不断提高。现代战略情报研究工作正从传统的个体式、专业组、课题组模式向分布式协同模式转变[2]。战略情报研究工作需要跨学科、跨领域、跨机构式的大力协同与密切配合, 呈现出明显的综合与协同特性。协同情报情景下, 以知识增值为核心的战略情报研究组织模式, 则需要借助内部协同情报支撑服务来实现。 基于上述背景, 北京市科学技术委员会于2016年设立“重点科技领域发展前沿跟踪与预测研究专项” (以下简称“前沿跟踪与预测专项”) , 同时围绕量子信息、精准医学、脑科学等多个前沿科技领域开展预测性研究。作为一项跨领域多主体参与下的战略性软科学研究活动, 北京市科学技术情报研究所也参与其中, 负责提供综合情报支撑服务。笔者认为, 构建以科技情报机构为主导的协同情报支撑服务体系, 对分布式协同战略情报研究网络的形成至关重要。 1 协同战略情报研究模式对情报支撑服务的需求 中国科学院国家图书馆刘细文、北京理工大学王馨等对战略情报研究的工作模式进行探讨, 认为分布式协同是未来战略情报研究工作的首选模式。在分布式协同战略情报研究环境下, 需要不同类型智库机构间打破信息壁垒, 利用合理有效的方法与技术手段, 实现单一、分散的数据资源、分析方法、专家智慧的综合集成[4]。科技情报机构在协同战略情报研究组织网络中应发挥情报协同与综合集成两大作用, 通过提供各种情报支撑服务, 来满足来自情报协同、情报知识组织与重构及数据支撑与保障三方面的相关需求。 1.1 情报协同服务需求 如图1所示, 要形成由决策需求者、科技型智库机构、科技情报机构及专家等多元主体共同参与下的战略情报研究“共同体”, 首先应从工作、知识、专家智力三方面解决研究网络内部的情报协同问题。 图1 协同式战略情报研究参与主体间情报协同关系图 ??下载原图 1.1.1 工作协同 传统的战略性情报软课题研究模式多为计划型, 情报需求部门向研究机构下达课题任务后, 双方缺乏动态沟通。分布式协同模式下的战略情报研究工作, 决策者、科技型智库及专家同时加入, 并赋予不同的角色定位。因此, 科技情报机构作为情报支撑服务主体, 需根据战略情报研究管理流程, 与课题委托部门密切配合, 在研究共同体内形成系统布局、分工明确的工作协同机制。 1.1.2 知识协同 相对于传统软科学研究, 协同式战略情报研究所产生的成果范围更为广泛, 主要包括系列研究报告、知识交流与共享平台、动态信息及专项研究所产生的基础资料等[5]。因此, 协同式战略情报研究网络内部同样需要知识协同支撑。所谓知识协同不仅体现在不同情报产品融合所产生的具有更高决策价值的知识, 也体现在不同领域研究人员在交流过程中隐性知识的产生。 1.1.3 专家智慧协同 现代情报工作已由静态服务转向动态服务, 由专业研究向综合研究过渡, 由封闭型转向开放型服务, 情报服务主体动态介入情报搜集、分析、生产的全过程[6]。因此, 现代战略情报研究离不开专家智力的支撑, 专家智慧也需要全过程引入。 1.2 情报知识组织与重构服务需求 战略情报研究是研究者基于知识背景和研究能力, 对特定信息资料进行序化、判读、诠释和增值的过程, 会产生如基础数据资源、动态信息库、专项研究报告、课题主报告等不同类型的研究成果[5]。而对上述情报知识进行管理的过程, 也是为了满足战略情报研究工作需要对显性知识和隐性知识进行共享与挖掘的过程, 目的是利用集体智慧提高情报研究工作的应变和创新能力[7]。如图2所示, 以科技前沿发展态势跟踪与预测为背景的分布式协同战略情报工作, 在外部知识仓库接入、信息选择与采集、情报二次加工与知识发现及知识的传递与共享4个方面, 存在相关知识组织与重构需求。 图2 分布式战略情报环境下情报知识组织与重构需求结构 ??下载原图 1.3 数据支撑与保障服务需求 科技前沿是非常复杂的问题系统, 涉及领先创新主体、前沿技术、学科前沿及重大战略布局等不同研究领域。仅靠二次或多次文献信息无法全面把握特定领域的前沿发展问题, 需要科技情报机构发挥自身在情报资源建设与方法工具开发方面的优势, 通过定向采集与二次挖掘相结合的方式, 建设覆盖全领域的科技基础数据资源, 以及能够直接服务于情报分析判读的专题数据资源。 2 面向科技前沿跟踪与预测的协同情报服务体系建设 作为北京市科委“前沿跟踪与预测专项”课题总体组成员, 笔者所在团队承担了为整个系列课题提供综合情报支撑服务的任务。由于是首次以软课题组织方式开展跨领域、跨机构的科技战略情报研究活动, 缺乏开展协同情报服务的实践经验, 在实践过程中遇到了如科技战略决策需求分析与感知不到位, 情报知识组织与重构标准化管理流程缺失等问题。经过近一年的实践, 基于对分布式协同环境下情报支撑服务的需求分析, 并结合已有相关理论研究, 笔者从工作协同、知识协同、情报能力协同及外部资源协同4个层面, 初步构建了以科技情报机构为主导的协同情报服务体系框架 (见图3) 。下文结合笔者所在团队在开展综合情报支撑服务过程遇到的实际问题, 对本研究提出的协同情报服务体系的构建设想及实现路径加以论述。 图3 面向科技前沿跟踪与预测的协同情报服务体系框架 ??下载原图 2.1 工作协同层 2.1.1 前沿跟踪与预测研究协同工作平台 前沿跟踪与预测研究协同工作平台是整个协同情报服务体系的“核”, 其实质是借助信息技术手段, 解决分布式协同研究网络内部因地理空间、知识结构、情报能力差异而产生的工作同步问题。科技情报机构应尝试通过构建协同战略情报分析与决策支持系统, 来获取情报需求实时反馈、多元异构信息融合处理、多种分析工具并行操作、多领域专家交互研讨、多维度情报展示的综合支撑服务能力[8]。截至目前, 笔者所在团队开发的平台只实现了研究专项成果数据的数字化存储与在线共享。未来会将其完善成为一个能够同时满足虚拟化工作、信息资源共享、情报快速响应等需求的综合化网络服务平台。 2.1.2 定制服务快速响应策略 与传统软课题研究不同, 本文实践背景下的前沿跟踪与预测研究以动态方式支撑决策, 强调研究成果应用的即时反馈;决策支撑对象是科技管理部门领导层及下属不同科技领域的分管处室, 决策关注点不尽相同, 且应急性很强。因此, 在研究人员与情报资源分散的情况下, 必须建立快速响应策略。而该策略的实质就是探索建立保障整个研究组织网络运行的协同工作机制。如本文实践案例中专门成立由课题管理方、科技情报机构及指导专家组成的课题总体组, 统筹整个专项课题的组织与实施。后续, 还将针对决策需求感知、知识调用及研究督导, 建立包括课题组间联络员制度、知识调用制度与课题绩效评价制度等保障制度。 2.2 知识协同层 2.2.1 跨领域技术监测与预判方法体系 动态监测、态势分析与前瞻预测, 是战略情报研究的3个重要环节。动态监测是科技发展态势分析的基础, 更是后续预测研究的基础。预测目标决定着科技战略与规划、科技发展环境、技术发展现状、研发主体等支撑科技发展态势分析的监测内容[9]。从实践现状来看, 课题总体组只是从绩效目标与研究成果形式两方面, 对各课题组进行了要求, 对整个跟踪与预测研究框架与技术实现路径的顶层设计不足, 使得各课题组根据自身单方面理解去开展研究, 导致研究内容与研究深度差异较大。要对不同领域科技发展态势进行预测, 监测内容会有所差异, 分析框架也会不同。这就要求科技情报机构研究提出构建跨领域技术监测与预判方法体系。 2.2.2 科技前沿跟踪与预测研究成果管理 本文的战略情报研究涉及动态跟踪、主题分析、战略研判三大工作板块, 三者之间存在很强的情报演进关系, 并随之产生关键情报信息、原文信息、主题研究专报、综合研究专报等不同类型的成果产品。协同式战略情报研究要求实现对信息要素、技术要素、知识要素等要素在动态环境下的有机融合。前文已提及, 笔者所在团队已专门构建研究成果数据库, 对整个前沿跟踪与预测专项的研究成果进行统一规范的网络化管理。 2.3 情报能力协同层 2.3.1 重点科技领域前沿跟踪数据资源建设与共享 本文各课题组围绕各自领域开展前沿跟踪与预测研究活动, 势必遇到两大问题:第一, 监测对象、监测内容、监测手段及数据源等关键要素不好统一。第二, 前期积累与后续监测获取的动态信息较为零散, 若不经专门加工, 无法直接用于后续分析与研判。为此, 笔者所在团队发挥科技情报机构在信息资源建设方面的专业优势, 一方面, 在全球视野下, 围绕重点机构、重要人物及重要研究进展, 构建覆盖全领域的大型关系型数据库;另一方面, 对各领域组监测获取的动态信息进行整合、筛选、聚类等结构化处理, 围绕特定科技领域的研发计划、科研项目、关键设备 (产品) 等相关内容构建专题数据库。而上述两大类数据库资源未来将统一纳入协同工作平台实现研究网络内部共享。 2.3.2 专家咨询网络 科技前沿跟踪与预测研究应充分倚重专家的知识与经验。笔者倡导应发挥协同情报网络优势, 有效地组建专家研究与咨询团队, 形成专家咨询网络。同时, 应就专家遴选方法、知识咨询方式、咨询流程及咨询结论表达, 制定相关标准规范, 使专家能够有序地介入研究活动的整体规划、集中审查、互动分析、集体评价等相关环节, 形成专家咨询机制, 从而实现专家智力的群体交互。 2.3.3 情报交流与培训 科技型智库机构只熟悉自己专注的领域, 通常没有专门的情报分析人员或情报研究部门;而综合性科技情报机构在大数据应用及情报研究方法上领先于科技型智库机构, 但在具体领域研究深度与广度不足[10]。此外, 分布式协同战略情报研究模式的核心价值之一是实现不同智库机构间显性知识与隐性知识的融合。这就需要不同知识与研究领域背景下的情报工作者在分布式环境下, 实现对特定知识的协同认知。上述存在的两方面问题, 可以由科技情报机构通过组织各类交流与培训活动来加以克服或优化。 2.4 外部资源协同层 预测性战略情报研究已进入决策驱动的发展阶段。从现代情报工程发展趋势来看, 基于综合集成研讨体系的高级决策支撑系统, 必须适应新的应用环境, 构建政府、企业、民间智库共同参与下的决策咨询交互生态系统[8]。分布式战略情报研究除应从内部给予协同情报支撑外, 还应以国家、产业或企业不同层级决策需求为具体导向, 紧跟时事前沿, 引入外部优质智力资源, 从而深化研究的广度、高度、深度和跨度。 3 结束语 基于科技发展前沿追踪的预测性研究, 与战略决策和规划的结合日趋紧密。单一分散式或集中式的战略情报研究, 正逐渐被分布式协同模式所取代。分布式协同下的战略性决策, 需要通过构建协同情报服务体系来实现跨领域下资源、方法、知识与决策支撑能力等要素的差异化融合。本文提出科技情报机构在综合集成与情报协同的功能定位下, 从工作协同、知识协同、情报能力协同及外部资源协同4个层面, 构建一个面向协同式战略情报研究的情报支撑服务体系, 以期领域智库机构、专家、决策者在不同层面发挥各自作用, 上下贯通来保障整个跨领域跟踪与预测活动的有效开展。 上述体系只是结合笔者所在团队有限的情报实践活动提出的理论框架, 从实现角度需要探索获取以下3个关键之匙:首先, 需要突破参与者固有的价值壁垒, 找到参与协同战略情报研究的内在驱动力;其次, 整个体系的形成, 也是内部工作协同、知识组织管理及专家咨询等不同机制融合构建的过程;此外, 协同层级多、协同内容广泛, 整个协同机制的形成需要一个协同工作平台作为支撑。上述研究还需要更多协同式战略情报工作案例加以验证, 以及更加深入的理论探索。 参考文献 [1]符福峘.论为宏观管理决策服务的战略情报研究[J].情报理论与实践, 2003 (2) :97-101. [2]刘细文, 虞惠达.分布式科技战略情报研究与服务之工作模式研究[J].情报学报, 2007 (3) :430-434. [3]王馨.分布式科技战略情报研究与服务之工作模式研究[J].情报理论与实践, 2013 (8) :1-5. [4]李辉, 张慧娜, 侯元元, 等.情报3.0时代科技情报服务能力研究--基于工程技术视角的服务能力四层结构模型[J].情报理论与实践, 2017 (3) :1-4. [5]陈峰.技术预见的战略情报研究属性及启示[J].图书情报工作, 2007 (7) :25-27. [6]吴晨生, 李辉, 付宏, 等.情报服务迈向3.0时代[J].情报理论与实践, 2015 (9) :1-7. [7]刘勇, 周倩.利用知识管理重构现代情报研究工作模式[J].情报理论与实践, 2003 (3) :202-204. [8]冷伏海, 王立学.科技情报研究发展趋势与应用环境分析[J].图书情报工作, 2010 (4) :9-12. [9]沙勇忠, 牛春华, 等.信息分析[M].北京:科学出版社, 2016:352-355. [10]李纲, 李阳.面向决策的智库协同创新情报服务:功能定位与体系构建[J].图书与情报, 2016 (1) :36-43.

  面向战略情报研究的协同情报服务体系构建——基于科技前沿跟踪与预测实践分析

  ·用互联网思维打通餐饮业的任督二脉——访香橙互动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创始人 刘正.doc

  ·生物工程专业多层次递进式实验教学改革的探索与实践——以江西农业大学为例.doc

  ·用年轻人的方式讲信仰——记党的十九大代表、南京航空航天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党总支书记、网络思想政治教育研究中心主任.doc

  ·面向现代化大农业的农业电气化专业人才创新创业能力培养模式研究.doc

  ·靶向Wntβ-catenin通路的溶瘤腺病毒携带抑癌基因TSLC1抑制肿瘤细胞增殖的研究.doc

  福建师范大学19年8月课程考试《大学英语(1) 》作业考核试题(答案).doc

  GB/T 36324-2018 信息安全技术 工业控制系统信息安全分级规范.pdf

  北京赢康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创业板首次公开发行股票招股说明书(申报稿2017年10月报送).pdf

  奥鹏福建师范大学19年3月课程考试《***思想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概论》作业考核试题.doc

http://theenigmaco.com/zhanlueqingbao/455.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