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老k棋牌 > 栈内容 >

综述:绝世功夫之内容篇-一场功夫宴千秋武侠梦

发布时间:2019-06-20 01:42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功夫》的意义是使中国武侠片在《卧虎藏龙》后再次取得了艰难而可贵的进步和延续

  《功夫》贯穿的是伴随着华语电影的发展而不断演变的武侠片精髓。《功夫》从头至尾闪耀着“功夫之魂”的光辉,在幽默的台词和密集的打斗这些完全商业的设置背后深藏的野心也显露无遗,周星驰的《功夫》最大的意义是使中国的武侠片在《卧虎藏龙》之后再次获得了艰难而可贵的进步和延续。

  《功夫》的意义是使中国武侠片在《卧虎藏龙》后再次取得了艰难而可贵的进步和延续。

  对于看着金庸、古龙长大的几代中国人来说,武侠片不啻是一个江湖梦。从《黄飞鸿》到《如来神掌》,从张彻的《独臂刀》到李小龙的截拳道,从徐克的《新龙门客栈》到李安的《卧虎藏龙》,所谓江湖夜雨十年灯,江湖虽然不变,武侠片的潮流却已是人事几番更新。《功夫》的出现实在很像是从上世纪90年代中后期逐渐沉寂至今的武侠片将要复苏的一个标志,它将文学想象中的武侠世界、银幕上功夫片的潮流、不同时期功夫片演员的代表人物天马行空地拼贴结合在一起,在极其怀旧的时空背景下,不仅生发出浪漫动人的情怀,并且创造出一种相当时尚的现代感。

  相信曾经迷恋武侠小说的读者都在脑海里想象过无数遍所谓“杀气”究竟如何杀人于无形,《功夫》中天残地残现身于猪笼城寨的场面就于极静中将一份杀气描绘到极致,几片树叶的凋零、水缸的无声碎裂、溅到墙上的一摊血迹,最后是一个人头滚落的剪影,此处铺陈气氛的简洁高明堪称经典。而琴声中蕴涵内功比斗的场面更是想像力与现代科技的完美结合,虚无缥缈的琴音裹挟着实实在在的刀剑拳脚而去,振聋发聩的“狮吼功”却像龙卷风一样所到之处无一幸免,想必金庸《倚天屠龙记》中金毛狮王谢逊被困孤岛的一声怒吼也莫过于此。

  元华的四两拨千斤,让人见识了张三丰创出的太极是如何以柔克刚;“邪神”的蛤蟆功和对武学的终极痴迷,俨然是一个正邪不分的西毒;至于元华和元秋这对惊人的神雕侠侣,则是把猪笼城寨充满人间烟火气的隐居生活代替了“终南山下活死人墓”。更难得的是,这些充满金庸情怀的武功招式和高手,现身过招所产生的跌宕起伏,赫然是与古龙小说标志化的山外有山人外有人一脉相通的意境。

  周星驰成功地将《功夫》做成了一场“功夫”的盛宴,所有你曾想象而不曾见过的场景实实在在地出现在了银幕上,其中更有大胆解开所有武学者心结的设置,那就是武术面对现代武器的无奈。从霍元甲、陈真、李小龙这些真实的英雄人物,到黑泽明片中的剑术高手,近代东方武林高手的最大悲哀,莫过于百炼成钢的肉身依然敌不过小小火枪的一粒子弹。但周星驰在《功夫》中让轻灵飘逸的五郎八卦棍一出场就挑碎了机枪,火云邪神更可快到连子弹都抓住,这里面的浪漫大胆也正意味着《功夫》将要开启的是武侠片天马行空无所不能的又一全新潮流。

  惟一遗憾的是,由于周星驰所要宣泄的情绪过于饱满、所要表达的意念过于密集,导致影片在动作和特效场面上达到了“水泄不通”的程度,相对来说忽略了故事细节上的承前启后,显得节奏过快、过急。在大量武打场面的映衬下,文戏部分的爱情和搞笑或许没有观众预期的那么多。尤其爱情段落的设置有些过于简单,比之《喜剧之王》实有逊色。至于搞笑部分,虽然精彩台词仍层出不穷,但是为考虑海外市场故此部分有所压缩。目前这种文戏、武戏的比例只是安排在世界范围的观众都可接受的范围内。

  如果周星驰会像当初《少林足球》上映时那样再剪出一个多20分钟、更烂漫更cult的版本的话,周星驰的死忠fans大概会乐得在电影院多过几遍“功夫”瘾。(表江)

  从“星仔”到“星爷”,周星驰近年的作品一直在赋予自己早期的“草根形象”以更厚重的内涵,这种“膨胀”在《功夫》里到了一个顶峰。片子结尾他涅?重生,面见如来,拈花微笑———不再只是一个平民英雄,甚至不仅是一个超人,而已近于佛,近于仙。

  这样的拔高背后,我们可以看到周星驰的野心和自恋。所有的艺术家都必须自恋,张国荣的自恋是无脚鸟,周星驰的自恋是背上苦练出来的肌肉。而野心,或者说是对伟大的痴迷,驱赶着周星驰从一个儿童节目主持人走到今天的地位,并将继续驱使他到达一个难以卜算的高度。无论如何,与周星驰生在同一个时代,并伴随着他成长,是极其幸运的事。

  在表演上,周星驰继续他的正剧化道路,很多搞笑的场景,他担任的是“捧哏”的角色,而把“逗哏”留给搭档,比如林子聪。这条道路也是中外许多喜剧演员的必由之路,只是周星驰走得要比大多数人顺畅。

  在周星驰后期的电影里,通常只有两类女性角色,一类是形象不堪的丑女(如本片中的暴牙珍,这点再加上常有的屎尿场面,是周星驰影片的两大神秘情结);一类是单纯善良的女子,她们总是在片中起到“点化”的关键作用。黄圣依扮演的就是这样一个角色。在点化阿星的同时,哑女的戏也承担着煽情的重任。尽管和以前的“星女郎”相比,黄圣依戏份很少,但煽情的任务完成得也算不错。其实在选角的时候,周星驰已经成功了,黄圣依清澈得有些空洞的眼神,乃至平淡的脸型,都非常适合扮演这样一个人物,执着地相信人性,见惯羞辱,我见犹怜。

  这个人物,也许是整部电影里最遗憾的一个。周星驰称影片的一个主题是,无论阿星,还是邪神,都是“人性本善”。然而这个角色的塑造却有潦草的地方。

  火云邪神拥有一个史上最酷的反派出场方式,及至端坐在斧头帮厅内,淡定自若,一派武术家风范,更以双指夹住子弹,说出中国功夫的一条要义:“天下武功,无坚不破,惟快不破。”给人感觉是,阿星和包租公夫妻将拥有一个值得尊敬的对手。然而到了败于“大喇叭”之后,施展暗算,狂殴阿星,突然变得卑鄙无耻,凶残暴戾。这一人物走向最终没有脱出传统反派的窠臼。

  影片结尾,阿星升仙,以一招大悲悯的“如来神掌”收伏火云邪神,这里,周星驰说的是,功夫可以近于宗教,弃恶扬善。然而作为点化对象的火云邪神却没有足够的镜头,只见他在一个中景里倒头便拜,梁小龙此处的表演也显得有些简单,原本这一节的感染力也许可以更强。

  “神雕侠侣”是影片里最漫画的人物,他们的戏最接近周星驰早期作品中“无厘头”的市井滑稽,即使在最紧张的关口,他们也能有令影院观众大笑的作为。武功上,在之前高手的招数已经非常可观的情况下,两人的绝技也设计得非常有说服力和表现力。

  然而在整个故事里,他们都是一对令人唏嘘的角色,只因怕起“争强好胜”之心,不敢出手,坐视壮士殒命,直到阿鬼临死前说出“能力越大,责任也越大”,两人方才决意出山锄强扶弱,然后在与火云邪神的对决时以一句“自古正邪不两立”给阿星的善良本性最后的棒喝。从这对角色上可以看到,周星驰的功夫哲学不是“非战”、“不攻”,功夫本是“入世”之技。

  元华、元秋的表演无可挑剔,毕竟这是香港演员,尤其是“周家班”演员最应当擅长的角色。(公子小变)

  在我们的《功夫词典》专题中,曾介绍了周星驰电影中的“极品”概念,其实,《功夫》里的“极品”还有很多位,但由于版面和剧情保密的原因,在上次的专题中并未对他们进行全面介绍,以下便让我们看看这几位“极品”在片中的表现———

  无论是开头趴在地沟前洗头,还是面对斧头帮讲“我不怕”,再到勇当“万中无一的武学奇才”,乃至结尾处摆出星爷在《喜剧之王》里的Pose,总露着半截屁股的理发师,堪称《功夫》中最搞笑的角色之一。扮演理发师的演员何文辉,是星爷在《少林足球》广州选秀时发现的一位“极品”,他曾在《少林足球》的粤语版中饰演一个龙套角色,相信资深影迷和网络搞笑图片的爱好者们对“酱爆”的大名还是记忆犹新的。

  《功夫》的其中一支预告片就是阿星挑衅四眼仔的情节。片中这位“四眼仔”名叫冯勉恒,职业是位编剧,曾在《少林足球》中扮一位喜欢带着扳手、锤子等暗算工具上场的球员,并留下一句经典台词———“那些只是虚名而已,就好像浮云一样”。

  在《功夫》里,那位卖给阿星《如来神掌》的老乞丐成为影片的一个关键人物。而扮演这个角色的正是本片武术指导袁和平的弟弟袁祥仁,此前,袁祥仁也曾以武术指导的身份与周星驰合作过《上海滩赌圣》、《武状元苏乞儿》等片。

  (2004/12/27/ 09:06)《功夫》重赏之下有勇夫 高额奖励反盗版有成效

http://theenigmaco.com/zhannarong/127.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